企业文化
员工旅游
日本之旅の手账

 

文/爱施德董办

 

盼望着,盼望着,一年一度的团建出游季如约而至,部门小伙伴们的心思也开始荡漾开来。一如在隆冬蛰伏了一季的竹笋,甫经“春雨”——积累了三年的部门经费的亲润之后,我们东游日本的念想便一发不可收而肆意疯长起来。

 

团队团建并非“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仅要在意沿途的风景,更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发挥团队成员的各自优势,将五根手指凝聚成为一个拳头。

 

于是便有了如下分工:卞桑负责行程路线设计,住宿安排和租车,还是团队的导游及翻译官;刘桑负责办理签证等出国的相关手续和行李托运事宜;黄桑负责拍照,是我们团队的御用摄影师;唐桑负责采购日本国内交通卡(西瓜卡)、移动WIFI、深圳到香港的行程安排,同时也是团队的会计师,负责所有花销的记录和最后的结算;玲子小姐负责机票的选择,同时统管团队,还负责团队在日本的后勤工作。

 

我们本次的行程安排一共5天(包括来回路程):由香港直飞东京成田机场,经地铁各线辗转,抵达新宿一所古香古色的民宿,再以新宿为中心,向外延伸至富士山、浅草寺、镰仓、皇居、银座、晴空塔。

 

万事俱备,乘着捷星航空,出发!

 

 

日本の初印象

 

记忆这东西一直都有滞后性,以至于我在回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思绪还停留在抵达第一天晚上随机踏进的一家寿司店里,停留在住所附近原生小店的豚骨面里,停留在涩谷街头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停留在唯一一次能开怀吃上“野菜(青菜)”的自助火锅店里,停留在神秘而斑斓的富士山上,停留在晴空塔上放眼望去那满目的霓虹灯海里……

 

然而,在飞机未曾降落在日本的国土之前,心有芥蒂,大概是我们对这个充满未知、一衣带水的邻邦最为真切的刻板印象。以至于有时候想,如若政治也能像旅行一样纯粹而自由,那该有多好。

 

 我曾想过很多语言或词汇形容日本,在脑海里演绎过很多种初次和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接触的场景,但始终未曾想在经过5个半小时的飞行,真正踏足这片土地之后,我几乎马上就对这个国家和人民产生了极好的印象:空气干净清新,地面整洁得几乎一尘不染;机场里虽然人多,但秩序井然;海关的工作人员总会微笑着对你来一句“哦嗨呦(你好)”,或者一边轻语“すみません~(斯咪吗塞:不好意思,对不起)”,一边把你逐一安排在人少的队列里;无论是海关关员,还是保洁人员,每个人都那么专注和专业,且时时毕恭毕敬、常常鞠躬行礼,让人感受到最大的善意和尊重,以至于常常让我们感到不好意思。

 

千万不要以为只有公职人员才会如此,事实上,在我们5天的行程里,遇到的每一个日本人待人接物几乎都是非常注重“秩序”、“重礼”和“敬业”的。而这些,早已融入这个国家的文化血液里。

 

说到礼节,一直认为,日本人的礼节离不开中国儒家文化的传承。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据公元720年的日本第一部正史《日本书纪》记载:应神天皇15年(公元405年),百济博士王仁应邀到达日本,带去10卷《论语》和一卷《千字文》。这是中国儒学传入日本的最早记录。此后,日本人便一直在把中国的儒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具体原则加以实施,传承至今。

据游学日本的友人艳子小姐介绍,“すみません~(斯咪吗塞:不好意思,对不起)”是日本每日用得最多的词语;“ありがとう((阿里嘎都:谢谢)”听见的第二多;“おはよう(噢哈吆:你好)”则排行第三。由此可见一斑。

 

最让你觉得不好意思的是,卞桑去店里面试皮鞋,店员由始至终都是跪着为他试穿,即使卞桑试了半天,都要走了,他才起身然后90度鞠躬。这是何等的夸张!

 

         钟情向往の富士山

 

作为日本的国家象征之一,这座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似乎每年总能在各种渠道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不论是冬季的“雪顶冰淇淋”还是秋季的“云团白帽”,富士山的确成为很多人赴日旅行的必到之处。

 

说到日本景点,恐怕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富士山了。导游卞桑提前帮我们找了一个中国的司机全程带路,从东京到富士山要花2小时的车程。一路上这位来自东北的司机给我们介绍,富士山是日本国内最高峰(高3776米),为日本重要国家象征之一。富士名称源于日本少数民族阿伊努族的语言,意思是“火之山”、“火神”。作为一座休眠火山,富士山大概300年喷发一次,今年正好是第300年。

 

富士山方圆数十里风景无限。其北麓就有美丽的山中湖、河口湖、西湖、精进湖和本栖湖组成了一个大大的“富士五湖”风景区湖东南的忍野村,就有涌池、镜池等8个池塘,总称“忍野八海”; 富士山的南麓是一片辽阔的高原地带,是绿草如茵,牛羊成群的观光牧场。

 

怀着期待的心情,我们来到富士山脚下,在清亮的湖水对面,正态分布的富士山端正优美,山顶的那一抹雪白和周围飘着的白云更是给这份优美增添了许多神秘的韵味。

 

站在富士山的半山腰、“五合目”广场的观景台上,举目向四周瞭望,油然升起一种无名的冲动和心跳:洁白的山峰、飘飞的白云,青青的山,红红的树叶,开阔的视野……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之中,忘却了尘世间的烦恼和忧愁,感受了一种身心的快愉和自由。

 

 

属于青春の镰仓高校前

 

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舟车劳顿,我们来到了镰仓的第一个目的地是镰仓大佛,这是一个位于净土宗寺院高德院内的阿弥陀如来青铜坐像俗称镰仓大佛,它是古都镰仓的象征,大佛净高11.3米,连台座高13.35米,重约121吨。佛像建造于1252年,大佛的较平的面相、较低的肉髻和前倾的姿势等,具有镰仓时代流行的宋代佛像的风格,是镰仓时期的代表性塑像,被定为日本国宝。与奈良东大寺大佛在后世经历多次补修不同,镰仓大佛基本保持了造像当初的形态,所以非常珍贵。

 

日本人敬畏神明,镰仓大佛每日香火旺盛,来往之人络绎不绝,但从来安谧有序,人再多也没影响到大佛尊前的清净肃穆之感,实属难得。他们穿着和服,合手鞠躬,轻轻祷告,宁静而虔诚。

 

参观完大佛之后,看着《灌篮高手》长大的刘桑和卞桑便开足马力直冲火车站,坐上了小火车,去往令无数《灌篮高手》粉丝迷们都想去的地方——镰仓高校前站,面前是电车和车道并行在海边,能够看到另外一番海上风景,小伙伴们都迫不及待的在摆pose了。

 

下一站,浅草寺。

 

浅草寺位于东京台东区,是日本现存的具有“江户风格”的民众游乐之地。浅草寺是东京都内最古老的寺庙。相传,在推古天皇三十六年(公元628年),有两个渔民在宫户川捕鱼,捞起了一座高5.5厘米的金观音像,附近人家就集资修建了一座庙宇供奉这尊佛像,这就是浅草寺。寺院的大门叫“雷门”,正式名称是“风雷神门”,是日本的门脸、浅草的象征。

 

离别浅草寺,我们登上了可以鸟瞰整个东京的晴空塔,登上塔顶的那一瞬间就被震撼到了,玻璃窗外,一片灯火通明,让人有一种置身宇宙的感觉,东京的繁华一览无余,我分明感到自己的嘴都合不住了。

 

 

“美在于发现,在于邂逅,在于机缘。”用文学大师川端康成这句话用来形容我们的日本之行,为我们的团建之旅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再恰当不过了。

 

 
Copyright (c) 2012 SINOMASTER GRUOP